向日葵黄软件下载app

独孤雪娇回到小酒馆的时候,先是去看了看赵娘子和赵二宝,果然已经被迷香迷晕了,之前她们发出那么大的动静,都不见这两人起来,就猜到是这个结果了。

想了想,估计明天一早就醒了,便也没有做什么,缩了缩肩膀,窜回自己屋里继续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独孤雪娇是被叫喊声给吵醒的。

因为要做生意,赵娘子每日都起很早,要么是酿酒,要么是开店。

可今天起来的时候,感觉头晕目眩,却也没有多想,还以为是落枕了。

她刚刚披衣而起,就听到院子外面传来响动,急忙走到窗口看了看,发现好多人都往村口跑。

在这种小地方就是这样,东家长西家短,稍微有点什么事情,都能惊动整个村子,看热闹是日常。

赵娘子一看这阵势,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赶紧把衣服穿好,也跟着去凑热闹了。

她去的时候一脸惊奇,回来的时候满面春风,眉梢眼角掩不住的笑意。

原本想着要第一时间把喜悦分享给儿子,结果赵二宝睡的跟死猪一样,根本叫不醒,她也没有怀疑,只以为是他昨天太累的缘故。

赵娘子心疼儿子,就没有再继续吵他,脑子里忽而灵光一闪。

对呀,还有未来儿媳妇!

冬日暖阳下的牛仔裤少女

昨晚睡了一觉,差点把最重要的事情忘了,昨天儿子带回来一个姑娘呢!

赵娘子脚步一转,朝院子后面的客房跑去,刚把门推开,就朝独孤雪娇的床扑过去,像是一阵疾风。

“翠花,翠花,你快醒醒,告诉你件好事,那几个经常来找事的泼妇,还有来占便宜的贱男人们,竟被人吊在了村口大树上!”

独孤雪娇被她的狮子吼给弄醒了,还有些睡眼朦胧,从床上坐起身,一脸的生无可恋。

她原本就是个喜欢赖床的性子,可自从到了西北打仗,就没睡过安稳觉了。

昨天累了一天,半夜又起来收拾几个人,再加上身体受伤,只想睡到天荒地老,谁知天刚蒙蒙亮就被赵娘子给吼了起来,整个人都不好了。

可赵娘子看上去就像是大仇得报一般,兴奋地无以复加,根本没注意她的表情,甚至拉着她的手,急不可耐地跟她分享喜悦。

“翠花,昨天欺负你的人被吊在村口了,而且他们的身前贴了黄符,你知道上面写了什么吗?”

说到这里,故意顿住了,一脸的“你快来问我呀”,眼睛闪着光,看上去完不像是快三十岁的半老徐娘,反而带着些少女的纯真。

独孤雪娇皱巴着脸,很想说一句,我自然知道,因为那是我写的,可她不能露了马脚。

再说了,她现在寄人篱下,都说吃人嘴软,只勉强配合着问一句。

“写了什么?”

赵娘子早就跃跃欲试,憋了这么一会儿,脸都红了,此时终于可以畅所欲言。

“那上面竟然写着,他们是人贩子!把村里的黄花大闺女给骗走,卖到了妓院里!

那蒋茂材和陈泗每次来我酒馆,总爱动手动脚,时不时还开黄腔,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还有他们俩的媳妇总喜欢带着其他女人来酒馆撒泼打砸欺负我,果真是蛇鼠一窝,每一个好东西。

本以为他们就是做点坏事,没想到竟这般恶劣,同是一个村的,竟敢偷人家闺女!

上个月,村西头老王家的闺女就丢了,到现在都没找到,大家还以为是她去海里玩给淹死了呢。

现在看来,十有**就是被那几个坏人给骗走了,难怪有段时间蒋家媳妇老往村西头跑,肯定是他们干的没错了!

这下好了,村里人肯定不会放过他们的,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要被赶走了,真是老天开眼啊!恶有恶报!

也不知是哪位英雄为民除害,我若是知道了,定要给他送块牌匾的,大快人心,哈哈哈!”

赵娘子和赵二宝一模一样,说起话来停不住,越说越兴奋。

独孤雪娇见她这般,心里一笑,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跟着附和两句。

但被她一搅合,也睡不着了。

她从床上爬起来,见到赵娘子拎着个木桶,好奇地问她去做什么。

原来赵娘子酿酒用的水都是从山里打回来的山泉水,这么早出去,就是为了打山泉。

大柳树村也算是依山傍水了,村子前面是海,背后就是山。

村里的人都是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即便远离城镇,也能勉强过活。

赵娘子说,光有酿酒的方子还不成,必须辅以山泉水,酿出来的酒才好喝,这也是她的独门秘诀。

每次都是天不亮就去山里,平日里大多数时间都是赵二宝去,可今天他中了迷香,至今未醒,赵娘子只能自己去。

独孤雪娇听完之后,眉头微皱,尤其是看到她瘦削的身板,到底有些不忍,决定跟她一起去,帮她减轻点负担。

一路走,还在心里筹谋着,得赶紧赚点钱才是。

这样的话,只要肯砸钱,有的是人帮忙干这些体力活,最好是给酒馆雇佣两个长期打杂的,这样赵娘子只要坐在店里看着就行。

独孤雪娇心里主意已定,等打完了山泉水,又把赵二宝弄醒,跟着他去山里打猎。

因为她的加入,今日收获颇丰,赵二宝眼珠子差点瞪出来,感觉自己不是捡回来一个媳妇,而是捡回来一个金元宝。

趁着天色还早,两人又带着猎物赶去乌台镇,只要把东西卖掉,就可以买很多东西。

以前多是买布料什么的,现在还要买黄符和朱砂。

倒是把乌台镇卖这些玩意的店家乐死了,一年也没做过这么大的生意。

独孤雪娇手上拎着大袋子,里面装的都是她自己要买的东西,然后跟着赵二宝,等他也采购完,就可以回去了。

两人刚出了卖黄纸的铺子没多久,便有一高大挺拔的人影走了进去,他面上带着宽沿帽子,把脸笼在阴影里,脚步匆匆。

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一匹白色的骏马,就在店铺外面,因为过于神骏,很快就吸引了无数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