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污污app

,最快更新魔临最新章节!

学政司内的惨叫声,已经渐渐平息了。

高毅将刀在地上一位惨死的大人衣服上擦了擦,收刀入鞘,随即,他缓步走出。

他是银浪郡人,十六岁就从了军,后入靖南侯亲兵卫,然后外放军中任实额参将。

其实,一开始他被靖南侯派给郑凡时,他是拒绝的。

因为那一次的派遣,实在是太过暧昧。

自己是友军?

按理说,只是帮忙打个盛乐城。

但偏偏军令之中,没有归期。

从一个靖南军中的实额参将,到一个地方军头子手下做事,这落差,未免有些太大了。

虽说,那会儿的郑伯爷已经打出了名气,高毅敬佩是敬佩的,但敬佩不能当饭吃,也不能当官升,远远地敬佩一下,也就可以了。

但奈何命运如此,

唯美女神之应下凡沙漠拯救干枯心灵写真图片

他这一支人马,

就被郑伯爷吃了下来。

好在,在盛乐的日子,并不难熬,甚至还很幸福。

原本的盛乐城,以及现在的雪海关,说实话,是那种江湖人来了会无比煎熬但对于军旅中人而言,绝对是一个令其舒适的好地方。

因为它一直贯彻着先军政治,在这里,丘八拥有第一等的位置,享受着第一等的待遇和保障。

再之后,伴随着郑伯爷一次次夺取战功一步步崛起,原本心底的那点不平衡早就被丢掉九霄云外去了。

高毅反而很感激那一次的因缘际会,因为当初选派自己去时,同时有另三个参将也满足要求,但他们提前得了风声将自己推到了前面。

现在,应该是他们悔不当初了吧。

高毅走出了学政司大门,

看见坐在貔貅身上的郑伯爷。

一时间,

高毅有些恍惚,

仿佛自己面对的不是伯爷,而是侯爷。

实在是,

自家伯爷和侯爷,真的是越来越像了。

其实,高毅也觉得,为了一些教员的科举名额,就这般杀戮,实在是有些过度了。

但说到底,是自家的雪海关被欺负了。

刚刚杀完人的高毅,

感觉心情不错,很愉悦。

“伯爷,末将复命!”

胯下的貔貅迈开步子,从高毅身侧过去,进入了学政司。

里面,满是尸首,横七竖八。

郑伯爷上辈子看一些影视剧,可能是为了怕引起人观感不适或者只是为了节约一点服化道的花费,所以屏幕上的死状,会很“干净”。

但事实上,一刀,其实很难砍死人,“唰”一刀下去,人直接毙命,实在是想得太简单了,就算是用捅的,人也能捂着肚子走好几步。

所以,军中之人杀人,往往是一刀先上去朝着对方的空档砍,将对方砍倒后毫不犹豫地上去给人家补上一刀;

这补刀,要么是抹脖子,要么就是对着心窝口直接插进去。

所以,出血量会很大。

尸体样貌,也是极惨。

李富胜每逢战阵,总是喜欢将自己弄得像是在血水里打过滚儿似的,并非他刻意如此,而是他杀的人多,一层又一层溅上去的。

貔貅并不反感这里的修罗场画面,甚至还有些兴奋。

当郑伯爷从他身上下来,走到他前面去后,貔貅还偷偷地弯下脑袋,伸出舌头,舔了舔地上的血。

它不敢当着郑凡的面做这种事,因为郑伯爷会觉得恶心。

“吱……吱……吱……”

脚下的靴子,踩过血浆的粘稠,发出轻微的声响。

郑伯爷一直往前走,走到坐北朝南的签押房厅堂面前,才停了下来。

厅堂外的柱子上,挂着两块匾;

一块上书:青琐储材;

一块上书:望重成均。

两块匾额上,都被鲜血染了上去,别说,还真挺好看的。

在进入签押房的门槛前,

郑伯爷转过身,

坐了下来。

不知不觉间,他也开始喜欢坐在这个位置。

公主曾对他说,他们大楚的年尧将军,也喜欢坐门槛上,逢议事或者吃饭,都必须找个门槛坐着。

靖南侯肯定不是第一个坐门槛上的人,

往前数成百上千年,估计早就有人坐门槛上一边吃着碗里的面一边砸吧着嘴和周围邻居唠嗑了。

但当代当兵打仗的,有这个癖好的,基本都是模仿的靖南侯。

毛明才也走了进来,他看着四周的尸首,深吸一口气,看着坐在门槛上的郑伯爷,

开口道:

“够了么?”

很显然,

这位颖都太守,已然到了要暴怒的边缘。

郑伯爷没回答,只是捡起旁边不知道哪位大人被砍死时掉落下来的玉佩,砸向了边角位置那儿正在舔着鲜血的貔貅。

貔貅很委屈地挪动着蹄子,抬起头,不敢再舔了。

“郑伯爷,这般杀一通,舒服了?”

郑凡侧了侧脖子,发出轻微的脆响,还是没回答。

“为什么就不能再等等,为什么就不能再等等,就算要明正典刑,也可以走一个流程,也不急于这一会儿。”

郑凡开口道:

“毛大人,我是个行伍中人,不管干什么,都习惯雷厉风行,不喜欢什么从长计议。”

“平野伯,这是目无王法,藐视国家法度!”

郑伯爷微微抬起头,

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毛明才,

不再有先前的那种好我好的温和神色,

而是变得有些冷冽,

“毛大人,本伯比,更懂得科举对大燕的重要,本伯比更懂科举对陛下的重要。

此等顶替舞弊案,

毛大人身为颖都太守,

若知而不报,乃是作践陛下百年大计!

若毫不知情,乃是渎职无能尸位素餐!

敢问毛大人,

属于哪一类?”

“放肆,郑凡,本官给三分情面,才喊一声伯爷,论官位,本官可在之上,怎么,瞧这话的意思,是想连本官也一起给砍了么!”

泥人也有三分火气,何况人毛大人已经被郑伯爷“涮”了两次。

都是当着他的面下令杀人,而且杀的还是他要保的人。

“来来来,郑凡,赶紧命的手下,将本官一起砍了,这颖都,就是郑凡说了算了,本官倒要看看,这颖都,这三晋之地,到底还是不是我大燕之天下!”

看着如此激动的毛太守,

郑伯爷只是轻轻笑了笑,

回过头,

伸手指了指身后的两块匾,

道: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到底是谁,没有规矩!”

郑凡拍了拍手,

站起身,

朝着毛明才迈出一步,

“毛大人?”

毛明才瞪着郑凡。

“毛太守?”

毛明才挺着自己的胸膛。

“毛明才!”

“………”

“我知道,以及们,想做什么,们想学乾国文官那般,让我大燕的武人,也讲一讲规矩。”

“乾国以文抑武,此乃失衡之道,怎可学之?但郑凡今日所作所为,当得起一句:武人猖狂!”

“对啊,那就更该想想办法,把规矩立好,不说将我们这些武人关进笼子里去,至少能把我们放进那方圆中去。

但您呢,

您做的是什么?

好好的一个科举,被他们弄成藏污纳垢之地,自己不重视这个规矩,就别怪我也不想遵从这规矩。”

“强词夺理,颠倒黑白!”

“是,但能奈我何?”

郑凡走到毛明才面前,就这么看着他。

“本伯这次入京,就带了三百护卫随行,毛大人是颖都太守,来啊,赶紧命人将本伯拿下啊,将本伯收押,将本伯问罪啊!

来啊!

玩儿横的,

以为本伯不会么!”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其实,

毛明才的水平,是很高的,否则,也不可能坐上一部尚书的位置,也不可能被朝廷派到颖都来主持大局。

这一年来,颖都上下,其实很是和谐,哪怕靖南侯的帅帐从颖都离开迁到了奉新城,但后方也从未出乱子;

一切粮草饷银以及各路物资的输送转运,颖都一直完成得很不错。

毛明才,确实是一个有能力的人,有手腕,有心计,有城府的人。

但没办法,

他现在面对的,是根本就不和讲规矩的郑伯爷。

当然,

最本质的原因在于,

这里,是颖都。

倘若此时在燕京,郑伯爷绝不会这般嚣张,正因为这里在颖都,当这里的风吹到燕京时,呼声,自然就小了。

毛明才深呼吸了两次,甚至,还伸手抹了抹自己的胡须和发鬓。

他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这也意味着,他脱离了郑伯爷下令屠学政司那一刻开始所进入的郑伯爷的节奏。

“平野伯,此番行事,其实不是为了雪海关那几个被顶替的书生出头吧。”

郑凡没说话。

“在这件事上故意往大了做文章,平野伯意欲何为,本官其实能想到一些,但这是大势,大势,不可挡。

无论是本官,无论是朝廷,甚至是陛下,都不会允许任何人去阻挡这大势!

平野伯,

也没这个资格!”

都是千年的王八,彼此到底唱得什么调,品一品,也就砸吧出味儿来了。

“今日,杀了学政司杀了这些人,以为在到京城后,不会被因此问罪?”

郑伯爷忽然伸手捂住了胸口,

脸上露出了惊恐之色,

道:

“是啊,我还要去京城的。”

“……”毛明才。

郑凡笑了,

侧过身,

看着毛明才,

道:

“还请毛大人教我。”

毛明才看着郑凡,嘴唇嗫嚅了几下,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郑伯爷则挥手一招,

貔貅马上迈步过来,低下了身子。

郑伯爷翻身上去,

环视四周,

因为两位大人在这里的缘故,外加里头还有郑伯爷的亲兵卫,所以这会儿,自是没人敢过来清扫。

哪怕是死在这里大人的家人,也不敢派人过来。

“毛大人,说,如果我要为我雪海关被顶替的士子出头,是不是很简单?”

“凭平野伯的面子,自是很轻易就能做到。”

“那,那些背后没本伯这么有面子的人撑腰的士子呢?他们的命运,又将如何?

本来,暮登天子门的机会,就摆在他们面前了,结果,属于他们的资格却被人给顶替了;

觉得,

这对他们,公平么?

毛大人眼下就算致仕了,以毛大人的资历和名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儿孙在日后参加科举时会被人顶替。

本伯打个招呼,被顶替的名额也会被还回来,他们还得给本伯赔罪。

但这世上,还是黔首多啊,陛下开科举,本就是给我大燕黔首之中有志之士有学之士一个报效朝廷的机会,一个,给他们鲤鱼跃龙门的机会。

乾人那边喜欢听状元郎的故事,

十年寒窗不觉苦,梦里常往东华门。

关于状元郎的爱恨情仇故事,在乾国民间,不,甚至是在我大燕民间,也是多不胜数,茶楼酒肆里,永远不缺他们的故事,哪怕我燕国,以前没有科举。

毛大人啊,

说,

如果状元郎不是从黔首中出来的,而是由这些人安排内定的,百姓们,还会喜欢听这状元郎的故事么?”

“平野伯莫非是想告诉本官,今日,只是单纯地可怜那些被顶替之人所以杀人泄愤,别无他意?”

毛明才冷笑着问道。

郑凡摇摇头,

道:

“没,我又不认识他们,而且我身上有爵位,我的孩子以后可以承我的爵。

我还能继续立功,说不得能博一个世袭罔替的爵位,以后若是我有第二个第三个孩子,也能为他们得到蒙荫。

我现在,

只是想矫情一下,

否则就白费了四周这地上一大堆学政司大人们的鲜血了。”

毛明才发现自己根本就琢磨不透眼前这个人,哪怕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但他的行为方式,依旧让无法去看懂。

最后,

毛明才只能道:

“闹够了没有,平野伯。”

闹够了,就该收拾就收拾收拾了,善后的事,也要开始做了。

郑凡仰起头,

发出一声惋惜,

道:

“没有。”

言罢,

胯下貔貅四蹄奔驰,直接冲出了学政司大门。

而周围的一众亲兵也即刻收刀紧随自家伯爷。

只留下毛明才一个人,

在这尸体堆放处有些凌乱。

这,

到底是什么意思?

冉岷在此时领着人进了学政司,来到毛明才身边,拱手道:

“大人,平野伯往东大街去了。”

“东大街?”

忽然间,

毛明才身子一颤,

惊呼道:

“他要去东门,他这是要去城外大营,他怎么敢,他怎么会敢!”

毛明才伸手抓住了站在自己身侧的冉岷,

“去……”

随即,

毛明才推开了冉岷,

身子有些摇晃,

“来不及了,也拦不住了,拦不住了。”

“大人,没有您的太守令,也没有靖南侯军令,平野伯也调不动城外大营的兵马吧?”

毛明才抬起头,

看着冉岷,

一字一字道:

“上次,他也没有虎符。”

……

今日的颖都城,注定不会平静。

包括成亲王府各家各户在内的,很多人家,心里都有些惴惴。

大家都已经习惯了一种游戏规则,哪怕燕人来了,成了这里真正的主人,但燕人也愿意和他们一起玩这个游戏。

所以,大家很配合。

但偏偏今日,

来了一个不配合的人。

因为在门槛上坐得足够久,

因为陈大侠在屋顶没下死手,

所以,

学政司的惨烈一幕,已经快速地被报及到颖都内各方势力案头。

一时间,很多人都错愕住了。

要知道,上次燕人这般屠戮颖都的官吏,还是靖南侯在的时候,对于那些没有完成后方军令的官吏直接斩首示众。

但那时是战时,现在可不是。

而且今日的这位,也不是靖南侯爷。

司徒宇没回府,而是坐在马车内,在听得手下汇报后,他还有些青涩的脸上,露出了后怕之色。

他原本还想借一借这位当红伯爷的刀,

谁成想,

这把刀杀起人来,却那般的疯狂。

司徒宇下意识地看向身边的老太监,

问道:

“他该如何收场?”

老太监目光,也是一阵忽明忽暗,少顷,

开口道:

“把事,闹大。”

……

颖都城外,有四处大营。

东门大营驻扎的是靖南军一部,西门大营则是另一支燕军。

而南北两个大营则驻扎的是晋军。

燕人在占领三晋之地后,为了应对防务和战争需要,招收了一大批晋军降卒以及晋人兵卒,只不过在战争时晋军都被拿来当作侧翼和辅兵来使用。

而此时,

郑伯爷骑着貔貅,直接冲向了颖都城外的东大营。

按理说,

无通报直入军营者,当以闯营之罪被射杀。

然而,

哨塔上以及下方的士卒在看见冲向这边的居然是一个骑着貔貅的金甲男子后,没人敢去执行这道军令。

大燕现在,能以纯血统貔貅为坐骑的,只有四个人!

再加上昨晚平野伯入城的消息也已经传入了军营之中,

平野伯到底是大燕军中的偶像人物,

同时,

这座大营中好几个校尉以及守备本就打算在午后去请郑伯爷赏脸来吃饭,或去颖都最好的酒楼,当然,若是能够请郑伯爷来自家大营巡视巡视,那就更好不过了。

“是平野伯爷。”

“平野伯爷。”

郑凡没有在营门外等通报,而是在营门口守卒让开道路后,长驱直入军寨之中。

一时间引发了极大的动静,

不少不当值的士卒直接从帐篷或者附近围了过来。

而这时,

刚刚收到消息的东门大营守备将军也正在向这里赶来,只不过,郑伯爷没等那些将校过来,

直接举起自己的手,

喊道:

“本伯奉靖南王爷军令,入颖都追查逆党,现如今颖都内逆党欲反,本伯在此命尔等即刻整甲上马,随本伯入城镇压叛贼!

令出即从,违令者,斩!”

一时间,

周围靖南军士卒部单膝跪下,

齐声高呼:

“喏!”

唯有一人,没有跪下,而是有些茫然地看着坐在貔貅上的郑伯爷,那就是东门大营的守备将领。

只不过,

当郑凡的目光着重落在他的身上后,

他最终还是跪了下来,

大声道:

“末将领命!”

当即,

东门大营先是派出了三路传信兵,分别向颖都外其他三个军寨传令。

“靖南王令,西门大营紧闭营寨,不得外出!”

“靖南王令,北门大营即刻起闭合营寨,不得外出!”

“靖南王令,南门大营即刻封寨,不得外出!”

随后,

数千黑甲骑兵在郑凡的率领下赶赴颖都东门下。

颖都城门此时大开,哪怕城墙上的守军看见有一支军队开赴过来。

因为高毅已经率一众亲卫,在郑伯爷出城后,就一直把守着城门。

所以,

这数千靖南军骑士近乎是毫无阻滞地直接从东门入了城。

率军再度入城的郑伯爷坐在貔貅上,

一时有些恍惚,

这一幕,

实在是过于似曾相识。

想当年,

靖南侯就是这般率着靖南军直入了南望城,

那是自己和靖南侯的第一次见面。

而今日,

自己胯下坐着的,是貔貅,身上所着的,也是金甲,身侧环绕的,也是靖南军。

郑伯爷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一句话:

不知不觉间,

我已经,

活成了的样子。